偷来的时间

date
Apr 18, 2022
slug
stolen-time
status
Published
tags
Essays
summary
小时候偷吃零食,因为不知道父母什么时候出现,所以吃起来总是狼吞虎咽胡吃海塞,吃的时候胆战心惊,吃完了还是负罪感满满。我不知道那时候的我是什么感觉了,现在想起来只会觉得嗓子底发酸,心底委屈。
type
Post
小时候偷吃零食,因为不知道父母什么时候出现,所以吃起来总是狼吞虎咽胡吃海塞,吃的时候胆战心惊,吃完了还是负罪感满满。我不知道那时候的我是什么感觉了,现在想起来只会觉得嗓子底发酸,心底委屈。
不知道为什么,最近总是回忆起这些经历,总是想到去少年宫夜晚一个人坐公交车,从起点站到终点站,听完全听不懂的课,如坐针毡;看着周围的同学和他们的好朋友的喧闹,深知自己不会是他们中的一员;他们只会和我保持社会要求的必须的友善;还有被推下滑梯后站在原地,看着奶奶和别人家长争论,不知所措,只感觉到着地的地方在疼。
仿佛回望过去,我一路成长的路上都是那个孤独、委屈又困惑的身影。
当然我相信事实不是这样,可能只是因为最近这段日子,我过得就像偷吃零食时的心态一样。
我的人生就像是一个扁平的世界,同龄人都在向前拼命奔跑,身后地平线上,地面正在不断向前崩塌掉落,下方是未知的恐惧深渊。只听说过有人掉下去,但不知道掉下去会发生什么。所以所有人都拼命向前跑,想离崩塌的区域,我也和大家一样向前跑。
只是,我实在跑不动了。跑不动了,还是不想跑了?我不知道。
打雪仗那天,我因为没站稳就想跑,脚在雪地上打滑了,我拼命向前迈步想维持平衡,第一步失败了,我又再试了一次,又一次,又一次,拼命跑了五六步,我都直不起身子,重心太靠前了,我的脸最终摔到了雪地上。有一瞬间我委屈地不想站起来,我想「摔死算了」。但是现实生活告诉我坚强一点,没有人会在乎这种小事,所以我站起来,什么都没说,继续加入他们打雪仗。
我在人生上也像这样摔倒了,我努力迈步保持平衡了,但是摔倒的我不想站起来了。我面前是法学世界沉重的大门,多少人已经打开了那扇大门,然后跑了进去,远离了塌陷的世界,难以望其项背。但是我看着沉重的大门,我只推开了一道细微的缝隙,我进不去,我不想继续推了,我沿着断裂的地平线平行方向爬行,离出路越来越远。
而我已经平行爬过一次了,从新闻学到法学。
地平线在不断塌陷逼近,所有平行于塌陷的地平线的运动都是在浪费时间。浪费时间是不对的,是会坠落深渊的。所以我不应该这么做。
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这段时间就是偷来的时间,我放下考法硕的安排之后,拼命玩我想玩的事情,将所有想做的事情拼命地、随意地做一做,买台 VPS、再建个博客、建个网盘、把想用的笔记软件全部订阅一遍、碰瓷其他知名的高校认证我还剩几个月的 GitHub 学生权益,大脑里充满了所有的信息,但是我太懒了,也太迷茫了,我不知道我该不该把我这些经历、经验、想法记录下来,我甚至不知道我这么做有什么意义,做完了,成功了,内心也没有快乐,只有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开始,自责为什么不干正事。
正如偷吃零食的我。
博客是分享技术和生活的,但是我没有技术,我的生活一团乱麻。笔记软件是用来记录知识和进步的,但是我没有学习,没有进步。我只是控制不住自己,用「兴趣」「爱好」的名义,来逃避生活给我的、必须解决的问题。
其实我的整个人生又何尝不是偷来的,我在这个被命名为 XX 的人的身份里,完成他的人生该做的事情后,偷偷地、拼命地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,久而久之,我不知道什么事情是他该做的,什么事情是我想做的,什么事情是现在该做的,我已经完全不知道了。不对,我知道现在该做什么,但是我想不通,于是我不做了。
我是谁?这种事情没有答案,越想只会越让人放慢脚步。而我却被这种问题每时每刻地纠缠。
回望地平线,深渊已经在包围我,崩塌的声音也可以在梦中听见。而我却还像印象中小时候的我一样,在生活这个平面上,只是一个孤独、委屈又困惑的身影。

©️ L3ON 2020 - 2022